師資培育:思辨教育如何可能?


2021 年 06 月 01 日 14:56:41 | 留言



文:黃書平

「如果人們真的希望自己每一次選擇都是真的以自己為主,那就需要有足夠的反思和判斷力,使自己能跳出主流的價值及,才能真正成為自我。」底下以「公平」作為課程題材,和大家談談可以怎麼設計思辨課程。

「不公平」是在教學場域中很常聽到的魔咒,好比:「老師你為什麼先點他!不公平!」、「為什麼我就要讓年紀較小的人,不公平!」通常,我們會試著說「要給別人機會呀!」或是「你比較大啦!所以本來就應該照顧年紀小的」,然後……就沒有然後了,明天、後天還是要繼續處理同學間的地方「械鬥」,但為什麼會這樣呢?除了每天要處理許多事情外,其實也可能是我們也從來沒沒好好思考過到底什麼是「公平」。應該要花點時間想想才是。

本篇的思考進路,是在「促進正義」的前提下,針對機會的「平等原則」和「差異原則」進行討論。首先,平等原則主要在說明「每個人都可以有一樣的公平機會」,也就是,社會制度應該要防止特定社群的財富過度累積,並讓所有人都有接受教育的權利,在這樣情況下,假設有兩個擁有相同的能力和意願的人,在發展上都可以取得相同的成功。差異原則則主張「社會制度必須有利於弱勢」,處境較好的人有義務分享利益來提升弱勢者的利益,藉此修正自然分配造成的不均衡,在這樣博愛的狀態下,相處融洽的人際關係也會使社會整體獲得更大的利益。在這次的討論中,我們除了認識和討論到底哪種才更接近「你心中的公平」?最重要的更是在討論與延伸思考中,具體的去刻畫我們對於公平的理解和想像,並真正藉由思考,使品德內化成個人的價值觀,使實踐品德變得更有推動力。

【課程設計】

STEP1 前置作業:
就從「不公平」來發想吧!在豐富的主題中,要如何選擇一個「適合的主題」呢?你一定會心想,其實有時候我連要討論什麼問題都不太確定,這時候我會先推薦大家確認你的聽眾年段、教育程度和他們一起出現在這裡討論的理由,比如:此次是開設給全台教師的研習營,大部分參與者都有豐厚的教學經驗,但對哲學都相對陌生,因此可以選擇「課文相關」或是「校園生活經驗重疊高」的基礎課題。於是我選擇從「不公平啦!」作為共同討論的橋樑。

STEP2 學習單設計:
設定路線是「教學」還是「探究」?設定好主題後,就需要確認一堂課中你想討論哪些問題?而這些問題到底想帶出什麼樣的目標和影響呢?以「公平」為例,在設計學習單時,我會先預設兩條路線,一個是「以教學導向討論公平」、一個是「以內容導向討論公平」。差別在哪呢?教學導向,我會和大家多討論我如何融合傳統的「PISA」和由臺大哲學系李賢中教授研發的思想分析法「思想單位」進行教學,目標在於讓大家知道討論的方法論。內容導向則是類似大學討論課,專心帶大家思考一個概念和一個子題。選擇哪條路線的權力則交給學生,這會增加學生和教師的共識跟參與感。

STEP3 議題討論:
分得不公平會不會也是一種公平呢?我設定的議題是分配正義中「分得不公平,會不會也是一種公平呢?」因此我提供正反兩方的論述,先讓大家閱讀理解後,討論雙方說法有否衝突。並討論「社會如果可以讓相對弱勢的人獲得平等,是否也算是一種公平呢?」為了讓討論有所根據,我提供了時事〈大考加分?加分變成枷鎖?〉讓學員討論。在這樣的課程設計中,哲學家的正反觀點會先衝擊學員的思考,而案例會讓他們的討論有共同的焦點,如此一來,無論是知性的思考還是經驗的分享,討論都不會僅僅是靠著自己的想像與經驗來進行。

STEP4 結論回饋:
公平的定義是否會改變?應要在什麼情況下,才能趨近實踐呢?哲學討論一定會遇到一個問題:「課程結束後,老師到底要不要給結論?」針對這問題,我的回答是「不一定」。為什麼這麼說呢?如果你是在高等教育中討論學術,不會有結果其實是很正常的;但如果你面對的是剛接觸素養品德和學齡學生,你需要至少帶領大家得出一個結論還有指派作業,這就好比一開始旅行,大部分的人會選擇跟團,熟悉了以後就可以自助行,回到「公平應要在什麼情況下,才可能真正實踐呢?」學生大部分會給出「可能要考慮勞力和分配的情況」、「不同的背景文化也會造成不一樣對於公平的定義」,因此我必須再次強調,做結論並不是老師一次把結論說完要大家趕快做筆記,而是要在過程中,讓學生可以「練習」做結論。

(本篇黃書平授權轉載,原文發表於此。)


分類:,

本文作者是siksaiknowledge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*

*

*